我放下手中茶盏像是没看见她敷衍的动作一样,笑得热情:[快给容妃赐座。]
这不是我第一次见这个女子,其实两世我都曾经在未出阁时和嫡姐一起出席的宴会上看见过她,她那时候是武将之女,性格张扬,一身红衣,在闺阁小姐中极其受欢迎。
我也曾惊羡地看着她,明明是一个女子却在京中拥有着自己的铺子,甚至经常出府玩乐,这是连府中最受宠李如梦都不曾做的大逆不道的事情,可是眼前这个女子做了。
站在一群女子,她说:[平等是每个人基本的权利。]
[我日后一定要找一个能给我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人度过余生。]
我第一次听说到这么新奇而又大胆的理念,从小我就懂得嫡庶尊卑,明明是双生子但嫡姐比我早出生一秒钟有着嫡长女的名号,待遇都有所不同。
更何况,女子口中的一生一世一双人,男子三妻四妾本是平常,一生一世一双人更是会被世人耻笑。
但,我还是悄悄让人去买了她所写所制的话本。
直到,她被皇上纳入后宫,她的那些铺子再也没卖过那些大逆不道的东西。
因为我的态度,皇后和宠妃的第一次碰面相安无事。
3.
新婚第二天,按理前三天都必须宿在皇后的坤宁宫,再宠爱后妃也不能一次一次坏了规矩。
皇上来的时候脸色并不好,身上还带着一股寒意。
听说晚饭是在容妃宫里吃的,应当是因为今夜的事情不欢而散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