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  归 来
  谢婉瑜扬了扬下巴,“那日折辱我的人,可不只她们两个。”
  “谢婉瑜,你别欺人太甚。”萧吟霜知道谢婉瑜是什么意思,立刻来了脾气,她指着谢婉瑜,恨不得直接撕了她。
  好在谢婉瑜并不放在心上,只是得意的笑着。
  毕竟是她们上门来求自己的。
  萧老夫人眼睛一眨,眼圈立刻就红了,她无力的说道,“那日是我受了人撺掇,思虑不周,罢了,我也跪也跪得的。”
  说着,她柔弱的站了起来,作势要跪下去。
  却被冯嬷嬷给扶住了,萧老夫人立刻靠到了冯嬷嬷的肩膀上,“你拦着我做甚,倒平白的让人家看笑话。”
  谢婉瑜静静的看戏。
  见萧老夫人已经哭成了泪人,谢婉瑜只能打了个哈欠,“没什么事我便走了。”
  “别走。”萧老夫人夫人擦了擦眼泪,“婉瑜,你知道,祖母一向是最疼你的,那个时候璟儿与你不和,也是我三番四次的劝了他去你房里。”
  示弱没有用,萧老夫人开始细数起曾经了。
  她抓住谢婉瑜的手,“你与雪柠起争执,祖母也是向着你的,你忘了?”
  慈眉善目的表情在她此刻的脸上,看着尤为讽刺。
  谢婉瑜看着萧老夫人,然后嗤笑一声,“自然是没忘的,要不是祖母,我在府里也不会过得那样顺风顺水。”
  萧老夫人点点头,“这就是了。”
  没想到谢婉瑜话锋一转,“可是我远不及我那嫁妆受您看重。”收回自己的手,谢婉瑜笑容也收敛起来。
  萧老夫人没想到她会这么说。
  往日里,还能维护表面的平静,都互相给足了脸面,只是如今,好像都装不下去了,脸不脸面的,似乎也不愿意给了。
  “你毕竟是萧家妇,你若是一直不回去,那我可要去找谢家要人了,反正我也丢过一次脸了,不怕再丢脸。”萧老夫人见谢婉瑜不低头,也就不再装和善下去了,立刻冷着脸说道。
  谢婉瑜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洙芳,送客。”
  她不是不担心萧家人去找谢家人,金氏的身体一直不好,她也不想再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拖累父母了。
  他们早就不似当年,都已经年迈了。
  可是谢婉瑜也知道,这次若是低下了头,下次萧老夫人找到了门路,肯定会三番五次以此作要挟,到时候那便是源源不断的低头了。
  萧老夫人冷哼一声,站了起来,“谢婉瑜,你好自为之。”
  谢婉瑜摆弄着指尖上的豆蔻,根本就不去看萧老夫人,见萧老夫人也撑不住了,谢婉瑜这才说道,“何嬷嬷,锅里不是煨着雪燕么,赶紧端过来。”
  “二姐姐,您的珍珠养颜粉可还用?”谢凤雅问道。
  谢婉瑜慵懒的摆了摆手,“那东西我也懒得用,你拿去分给洙芳她们吧。”
  “我说最近看洙芳怎么漂亮了不少,原来是用了这东西,那我也要用着试试。”谢凤雅笑着说道。
  “这东西我多得是。”谢婉瑜笑着说道。
  萧老夫人的脚步顿了顿,一想到她们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燕窝了,再看看谢婉瑜如今的日子,一种记恨从心中油然而生。
  萧老夫人也顾不得什么体面颜面的了,她转过身,咬牙说道,“祖母给你道歉了。”
  薛雪柠和萧吟霜也都垂着头,不吭声。
  谢婉瑜见时机差不多了,也知道她如今摆脱侯府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,所以也就站了起来,亲自去扶萧老夫人,“祖母您这是作甚。”
  “祖母也是悔不当初,不该听信她们的谣言。”萧老夫人立刻把责任推到了薛雪柠和萧吟霜的身上。
  萧吟霜不服气,正要理论,就被薛雪柠给拦住了。
  谢婉瑜这才笑了,“祖母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,我也不过是气祖母不信我,如今见祖母这样了,我也没什么气了。”
  “你是好孩子,祖母是人老了,眼也昏花了。”萧老夫人不禁松了口气。
  谢婉瑜扶着萧老夫人往外走,“祖母,这里很适合养身体的,您也知道我中毒的事情,在这里调养得很好,只是后院大半没修缮好,不然定要接了祖母来的。”
  “我知道你是个孝顺的,乖孩子,跟祖母回家吧。”萧老夫人慈爱的说道。
  谢婉瑜点点头,“祖母,侯府永远是我的家,我岂有不回去的道理,明日我收拾了东西便回去,大不了我就两边来回跑。”
  她的意思是可以回家,但是隔一段时日还要来盘云山的。
  萧老夫人见谢婉瑜难得松口,自然什么都应了,想着先把她哄骗回去再说。
  等送走了萧老夫人他们,谢婉瑜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。
  “二姐姐,你真的要回去吗?”谢凤雅一脸严肃的问道。
  谢婉瑜点点头,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我毕竟是侯夫人,况且,我还要用这个身份,做点该做的事情。”
  谢凤雅虽然看不懂谢婉瑜的心思,但她心里还是有几分忐忑的。
  第二天谢婉瑜就大摇大摆的回府了。
  邻居家里议论声更多,都说谢婉瑜是被逼着回去的,又想起了谢婉瑜上次被打得头破血流离开的场景,纷纷替谢婉瑜不值。
  萧老夫人亲自来了门口迎接,祖孙二人聊得很是亲昵。
  做戏自然要做全套的,所以萧老夫人硬生生的站在风口上跟谢婉瑜聊了好一会儿,嘘寒问暖的,俨然一个慈爱长辈的模样。
  谢婉瑜也陪着她。
  二人聊完了之后,才进了府门。
  谢婉瑜亲自送萧老夫人回了泰安堂,然后她才回到绮然院。
  绮然院依旧是原来的样子,还有修缮过的痕迹,谢婉瑜想了想,便立刻让洙芳去清点库房。
  谁知道这些人有没有用什么极端的手段。
  半晌,洙芳回来了,“夫人,库房里的东西一样没少,不过锁有被敲过的痕迹。”
  “我就知道。”谢婉瑜笑了笑,库房里的锁是她无意中寻得的一块玄铁所制,哪里会那么容易被撬开。
  何嬷嬷不禁蹙眉,“他们怎么能这样呢,夫人,老奴都替您不值啊。”
  谢婉瑜冷笑着,“放心吧,她们的好日子也快活不了几天了。”
  没想到第二日,萧老夫人就“病”了,并让冯嬷嬷去找谢婉瑜过来。